返回

146.不能上上床了还要你干嘛fe1

 首页
精品 韩国 性感 探花 巨乳 高中 国产
天美 人妻 白虎 萝莉 淫叫 正妹 做爱
麻豆 直播 鲍鱼 自拍 学生 外流 贫乳
台湾 制服 口交 校花 超美 熟女 大奶
果冻 日本 裙底 后入 学生 全裸 女友
少女 高潮 炮友 抽插 酒店 可爱 情侣
网红 主播 自慰 尿尿 喷水 清纯 无毛

👙请收藏本站网址     更多视频 图漫小说 http://www.kp91zx.cc

  第146节不能上床了还要你干嘛
  等到三个人从房子里出来到办公室的时候,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
  “你个坏蛋,每次都非要把人给折腾死不成啊,那个日本女人还没让你舒服啊。”
  风荷揉了揉有些酸的腰,说道。
  “是啊,你就会欺负我们。”薛蓉也抱怨道。
  二狗顿时嘿嘿一笑,说道:“没办法,谁让你们局里我最近啊。”
  “哼。”
  “哼。”
  他的话顿时就换来了两个冷哼。
  送走了薛蓉和风荷,一个人回到了别墅了,刚进门,就看到别墅里的灯竟然是亮着的。
  疑惑了一下,走进去,就看到小木正坐在大厅里,她的身边坐着一个仪态雍容的中年妇女。
  看到她,二狗的脸色顿时就笑了。
  “小木,你来了啊。”他先是对小木打了个招呼,然后才坐了下来,看着身旁的女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
  女人呵呵一笑,说道:“怎么,你还准备一直都把我流放在欧洲啊。”
  “放心吧,我已经把欧洲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妥当了,现在只用按照规则去走就好,有监管团在,不会出任何问题的。”
  她说着,脸色忽然变得温柔了起来。
  “主要是,我想你了。”
  听到她的话,小木顿时就撇撇嘴说道:“刘云姐,你在我身边说这话不是诚心让我吃醋吗,二狗现在可是有主的男人了。”
  她说着,挽着二狗的胳膊,一脸小女人的紧张样。
  看到她这个样子,刘云和二狗顿时都笑了。
  “姐,你别介意啊,我媳妇她就这个样子,小心眼,但是人还是挺好的。”二狗笑道。
  听到他的话,刘云脸上的笑容缓缓的消失了,变成了复杂。
  “那,就这样了?”她问道。
  “如果没意外的话,就这样了。”二狗笑道;“我是想,明年三月,不过你放心,你永远都是我姐。”
  他说着,朝着她不经意的眨了下眼睛。
  看到他这个动作,刘云脸上的笑容这才恢复了。
  “那好啊,姐姐祝福你们。”她笑道:“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就要赶紧把日子给定下来,你结婚可不比别人,要阔气才行。”
  “那是必须的,我如果偷偷摸摸的领证了,那岂不是让全天下的人都看我笑话了啊。”
  他刚说完,就被小木在屁股后面轻轻地掐了一下。
  天知道,他们两个前两天就已经偷偷的去领了结婚证了。
  这个事情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就连陈耕都不知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吃饭了没,吃点饭,你赶紧休息吧,忙了一天了,有事的话,明天再说。”刘云笑道。
  “我就不吃了,先上楼了,真是困了。”
  二狗笑笑,在小木额上轻轻吻了一下。
  “亲爱的,我先上去了。”
  他说着,就往楼上走去。
  “你别介意,他就是这个样子。”小木一脸幸福的说道。
  看着她一脸幸福的样子,刘云脸色微微一变,复杂的神色一闪而过。
  等到小木回到房间的时候,二狗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他今天折腾了大半天,也的确是累了。
  “醒醒,起来,洗个澡再睡,你身上都臭了。”
  小木把他给摇了起来说道。
  二狗猛的醒来,看到是小木,这才放松了下来。
  “是你啊,吓了我一跳,刘云走了啊。”他揉了揉眼睛,问道。
  “没走,在客房睡着。”小木说道,轻轻的帮他把衣服给脱了。“我知道,你们之间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断开的,我也不强求你什么,我了解你,只是,我希望你能够记住,在任何时候都记住,我才是你的妻子。”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完全清醒了,眼睛里带着认真的神情,看着她说道:“放心吧,宝贝儿,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他说着,轻轻的把她抱在了怀里。
  “你知道吗,那一刻,当我忽然间发现我爱的人原来是你之后,我发疯的跑到了澳洲,我想要告诉你,在路上,我不断的问我自己,我是不是在装,我是不是只是因为太寂寞。”
  他说着,笑了。
  “可是我发现,我一点都不寂寞,我有的是女人,我也有的是人想要陪伴我,可是,那有怎么样啊,那些人,大部分的,比如刘云,我和她,只是身体上和生意上的关系,我承认,我喜欢她,可是,喜欢不是爱,你能懂吗。”
  他认真的看着小木。
  “我能懂,我理解的。”小木说着,轻轻的趴在他的怀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你或许不会知道,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曾经有段时间经常在想,我以后的男人会是个怎么样的人,我想过他必须要有的很多优点,要有钱,要帅气,要有责任心,个子要比我高,要能在任何时候保护我,要只爱我一个人。”
  她说着,忽然笑了。
  “可是我忽然发现,能够符合这种条件的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部机器,只有机器才能做到尽善尽美,永不犯错。”
  她说道:“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在我和你遇到的第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所以,我曾经努力让自己不去爱你,一直到和你发生关系了以后,我还是在想着,不能爱上你,我在想,这只是个不怎么美好或者美
  好的回忆而已,等到梦醒了,一切都会过去的。”
  “可是我错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发现我爱上你了,可是,我也知道,姐姐也是爱你的,我迷茫了。”
  二狗轻轻的摸着她的秀发,把她抱紧。
  “所以你想要放弃,可是,你最终还是没有放弃,不是吗。”他笑道:“爱是给予,不是施舍。”
  “我知道,从来都知道,我明白道理,可是,道理和现实之间总是隔着一道鸿沟。”小木接过他的话。“刚开始,我的确很茫然,因为是姐姐一手把我给养大的,她为了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苦。”
  说着,她宛然一笑,闭紧眼睛把脑袋靠在二狗的胸膛上。
  “可是我后来明白了,爱是不能赠送的,它是彼此,不是自己一个。”她睁开眼睛认真的看着他。“所以我选择了去接受,去认真的追求我的幸福。”
  “我知道,你身边肯定少不了有很多女人,你的一生,也可能注定被各种的女人给围绕着,但是,这些我都不在乎,真的,我只是想求你记住,在任何时候,不要忘了家里还有一个黄脸婆在等你。”
  她说着,紧紧闭着双眼,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对不起。”
  “对不起。”
  ·····
  二狗紧紧抱着她,不断的说着对不起,他不知道此刻自己还能说什么,他发现自己不管此刻说什么都是错的。
  他知道,如果不是小木,是另一个女人的话,可能根本无法承受这种事情,可能早就离开他了,不管多爱,都会离开。
  对几乎所有的女人来说,她们身边从来都不需要有很多女人围绕着的男人。
  “可以不好,但必须专情。”
  他想起了曾经王花对他说过的这句话,顿时一阵苦笑,回想几乎是荒唐的过去几年,他心里充满了感叹。
  “好了,不说这些了,去洗澡吧,你身上好重的香水味道,最少有三种以上。”
  小木说着,轻皱着眉头,却强颜欢笑。
  二狗心疼极了。
  “对不起,下次不会了。”他认真的说道:“相信我。”
  小木一笑,说道:“我没有不相信你的理由,我是你的妻子,天生就应该相信你。”
  她说着,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背,转身就往浴室走去。
  “你去做什么。”二狗有些心慌的问道,他担心她生气了。
  “去给你放洗澡水啊,笨蛋。”小木笑道,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温柔,却带着十七八种情感。
  二狗明白,她此刻心里复杂极了。
  “对不起,我的爱人,给我点时间,我一定让你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我谁也不想爱。”
  他在心里坚定的说道。
  和小木一起泡在浴缸里,紧紧的抱着她,抚摸着她光滑细腻的皮肤,第一次,他竟然没有那种急切的冲动,只想要静静的把她抱在怀里。
  “你怎么了,下面竟然没反应。”她也感觉到了,问道。
  “没什么,我现在只想好好抱你一会,可以吗。”他笑道,紧紧的把脸贴在她的脸上。
  小木愣了一下,闭着眼睛“嗯”了一下。
  洗完澡,躺在床上,他还没冲动,小木倒是冲动了,眼睛里泛着桃花,伸出一根指头在自己嘴里允吸着,骑在二狗的身上。
  “亲爱的,我想要了。”她动情的说着,嘴里传出一阵诱人的声音,伸手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抚摸着。
  上身轻轻的摆动了一下,硕大的两只酥胸顿时一阵摇晃,看的二狗眼睛都红了,下面的家伙接收到了信号,几乎是瞬间就变得坚硬如铁。
  “呵呵,它可真乖。”
  小木笑道,就趴在他的胸膛上轻轻的亲吻了起来。
  “不许动,让我在上面,我想在上面。”
  “没问题,我媳妇说什么都是对的。”
  “嗯,你最好了。”
  “可是媳妇,你能不能动作快点,我有些忍不住了,难受。”
  “是吗,我也忍不住了。”
  ·····
  良久,云停雨歇,二狗还是躺着,小木安静的趴在他的胸膛上,他的手则是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抚摸着。
  “老婆,我忽然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你想不想听一下。”二狗忽然问道。
  小木一愣,说道:“想啊,说吧。”
  “如果,当然,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我不能上床了,就是不能和你干那事了,你还要不要我啊。”二狗笑着问道。
  听到他这话,小木顿时愣了一下,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说道:“不能上床了还要你干嘛。”
  “不是吧,原来你说爱我就是贪图我的身体啊。”二狗顿时露出一脸伤心欲绝的表情。
  “哟,你现在才知道啊,晚了,来,帅哥,给本女王笑一个,女王奖赏你一个香吻。”小木说着,脸上露出阴森的笑容。
  二狗顿时就一把把她抱起来压在了身下。
  “好啊,竟然敢欺负我,我让你尝尝欺负我的代价。”他说着,手就往她身上的痒痒肉上摸了过去。
  小木顿时就求饶了起来。
  他们在这边打闹,另一边的房子里,刘云却是一个人躺在浴室里,手一直在自己下身挠着。
  本来,这些年她已经能够控制自己的了。
  可是,在遇到二狗以后,她再次无法控制了,身上浴火好像是要把她烧干一样,让她难受不已。
  &n
  sp;忽然,就在她正舒服的时候,外面猛的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顿时,她就警惕了起来,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谁。”她问道。
  声音刚落,就发现灯竟然也被关了,整个房子里只有一个浴室的灯还亮着。
  就在她正惊心动魄的时候,忽然,浴室的灯也灭了。
  “啊,到底是谁,别吓我啊。”她怕了,伸手就想抓住什么,脑袋却忽然被人给抓住了,一股男性的阳刚气息迎面扑来,顿时就让她愣住了。
  “是你。”她终于知道了来人的身份,长呼了一口气,只是还没来得及责备他,他就进入浴缸,伸手朝着自己下身摸了过去。
  “啊,慢点。”
  她刚刚发出声音,他的身体就已经压了过来。
  “别说话。”男人说道,冲刺进了她的身体,发疯一样的运动了起来。
  浴室激情,别有风味,不到一个小时,刘云就已经泄了三次身子,主要是因为男人几乎是在发疯,他几乎是把她当做一个发泄的工具了。
  “别走,好吗。”
  完事了,她躺在床上,看着男人的背影说道。
  “你知道,我要回去陪着她才行,别恨我,好吗。”男人背对着她说道。
  刘云沉默,良久才说道:“难道连抱抱我都不行吗,难道都不能让我看看你吗。”
  “最好不要,我担心,我担心我看到你会忍不住。”男人说道。
  “忍不住什么。”刘云立马接着问道。
  男人沉默,良久才叹了口气,回头把她抱进了怀里,轻轻的摸着她的脑袋。
  “对不起,我没选择,我想要开始新的生活,我不想这样荒唐下去了。”他说道。
  “我知道,我感觉到了,在楼下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可是,你感觉可能吗。”刘云笑着问道:“我了解你,一直都很了解,我想,不光是我,她也肯定知道,你不可能放下的。”
  “你天生就是一个不知道安分为何物的人,想让你安分,太难太难了。”
  男人一愣,苦笑说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啊,我真的想要开始新的生活,我不想和以前那么荒唐了。”
  “你感觉你以前是荒唐?”刘云疑惑的说道,一笑。“我知道你的想法,你迷茫了,在看到她难受的表情的时候你迷茫了,可是,我敢保证,等到天亮的时候,你立马就会忘了今天晚上你说的话。”
  “二狗,你是个好男人,但是,你并不是一个能够专情的男人,再说了,你的那个家伙那么可怕,你感觉她一个人能够承受得了吗。”
  这个男人,果然就是二狗,在把小木哄得睡着了以后,他就从窗户上溜了出去,到了刘云的房间里。
  听到她的话,二狗顿时就愣住了。
  “是啊,我不能那么自私,也不能伤害她,我懂了,谢谢你。”他说着,在她额上亲了一口,转身瞬间消失在了原地,就好像他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他走了,刘云才打开灯,看着眼前的满目狼藉,轻轻的摇头,苦笑。
  她知道,她走进了他的心里,但是,终究是不能在那里住下。
  回到房间里,二狗轻轻的把小木抱进怀里,在她的额上亲了一口,这才安然的闭上了眼睛。
  他没有看到的是,小木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容。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一个月就过去了,小风镇的建设也已经建的差不多了,二狗要求的几个学校的主体都已经建好了。
  “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霸道了啊,强行要求把全县所有的中学都给取消了,全部集中在这里,先不说其他镇子的人能不能同意,就算是县长,怕是也不能同意吧。”
  看着眼前的计划书,风荷一脸无奈的说道;“你太霸道了,这样做,肯定会遭遇到无数的阻力的。”
  “怕什么啊,县长和书记,他们不是问题,上面已经下达了命令,让他们要跟着我的步伐走,要坚定不移的执行我的命令,可以说,现在的九曲县,我才是最大的掌权人。”
  二狗冷哼一下说道:“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加快城市的建设步伐,为未来积累人才,按照现行的教育制度,是教育不出我想要的那种顶尖人才的,没有人才,我只能自己制造了。”
  “好,就算是你说的对,你说的都有道理,可是你强行要求全县所有的老师都要重新接受考核,这是什么道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是在打消他们的积极性,会给你自己带来更大的阻挠的。”
  风荷再次说道。
  她是主管教育的,不能不操心这个事情。
  “你还是不懂啊,这么给你说吧,我只要合格的教师,文件很快就下来了,以后,不光是九曲县,周边的几个县也都要规划进入风城的管辖范围,成为一个新的特区,这里将成为一个教育和经济实验基地,懂了吗。”
  二狗说道:“我可以给你肯定的说,不合格的,我一个都不要,我不需要庸才,我有百分百的信心,能够让风城有最合格最好的老师,也让风城成为一个全国,甚至全世界城市的典范。”
  “你太霸道了。”风荷还是反对。“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不光是把教育局给得罪了,甚至把上边的老领导都给得罪了,你这样做,简直就是在打很多老专家教授的脸啊。”
  二狗再次冷哼了一下,说道:“我二狗从出生到现在,从来就没敬畏过任何人,也从来不相信什么事情是可以一成不变的,我也从来没有做出过太大错的决定,我不怕任何考验。”
  他再次说道:“其实很多事情还是你不清楚,你不知道我为什么在这里建造风城上面能够通过了,这主要是因为二狗集团在全球已经开始建造的三座城市里,风城的进度是最慢的,其他国家,比如在非洲的B国,我不光建造了城市,还为城市配备了一支军队,周边的几个国家对我都是很支持的,因为他们知道,我能给他们带来幸福。”
  “我知道你说的,可是关键是,这里不是国外。”风荷立马说道:“你要考虑这里的国情,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
  “所以我才这么麻烦,你以为我好过啊,如果在非洲的话,哪个国家敢不服的话,我直接让我的雇佣兵团灭了他的总统,让他们提前大选,可是在这里我不能那么做,这里是我的家。”
  &n
  bsp;二狗说着,叹了口气。
  “在这里,我不管做任何事情都要小心翼翼,我怕我一不留神干了什么蠢事,我爸不要我了,那我就真的惨了。”
  “我就只有我爸和三狗两个亲人了,相信我,我已经很克制了,我的所有计划,都是和高层领导商量过才决定的,他们不点头,我哪有这么顺利啊。”
  风荷沉默了,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说服二狗了。
  “你知道吗,你不是在建造城市,你是在发动一场教育变革,你想要用你自己的力量来影响一个国家的决策,你这样做是非常非常危险的。”
  她还是忍不住说道:“你甚至会把你自己放在人类的对面。”
  “人类的对面?”二狗笑了。“你错了,看着吧,时间会告诉你,我是对的,时间也会告诉你,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风荷沉默,刚想说什么,忽然听到他问道:“我问你,现在让你拿一把枪站在路上随便杀个人,你干不干。”
  “我又不是疯子。”风荷立马说道。
  “即便他们是恐怖分子,你也不会开枪,因为你把他们当做你的兄弟姐妹朋友,如果他们是外国人的话,你八成会立马开枪,为什么呢,这就是自己人和其他人的区别了,虽然话说出来不好听,但是,这就是现实。”
  二狗说道:“所以你完全可以放心,我把这里的所有人都当做是我的兄弟姐妹朋友,所以我不会乱来的。”
  “希望你真的能做到吧。”风荷无奈的说道。
  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能说服二狗了。
  “其实我主要是担心,如果按照你的做法的话,估计很多教师都要下岗了,那样我的工作就很难做了。”她笑道。
  “应该不会的,我相信大部分的应该都还是合格的。”二狗笑道,只是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他很清楚,二狗智库打造出来的那套教育制度有多么自由,对于那些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教师们来说,这套制度无疑就是在扇他们的脸,他们也许能力足够,但是,却不一定能在心理上接受。
  “现在只能祈祷了。”他在心里说道——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kp91zx.cc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