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40.好奇心真可怕d28

 首页
精品 韩国 性感 探花 巨乳 高中 国产
天美 人妻 白虎 萝莉 淫叫 正妹 做爱
麻豆 直播 鲍鱼 自拍 学生 外流 贫乳
台湾 制服 口交 校花 超美 熟女 大奶
果冻 日本 裙底 后入 学生 全裸 女友
少女 高潮 炮友 抽插 酒店 可爱 情侣
网红 主播 自慰 尿尿 喷水 清纯 无毛

👙请收藏本站网址     更多视频 图漫小说 http://www.kp91zx.cc

  第140节好奇心真可怕
  二狗嘿嘿一笑,不说话。
  会议室就在孟倩办公楼的第一层,等到二狗和她一起走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南云正带着几个穿着半袖的日本人刚刚进了会议室。
  “怎么回事她?”二狗顿时就皱起了眉头。
  看到孟倩在看他,他这才反应了过来,说道:“没事,我们走吧,看我怎么给你羞辱这些日本人。”
  他说着,脸上就带着一抹坏坏的笑容。
  进了会议室,南云看到二狗,明显也愣了一下。
  “你怎么在这里啊。”她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你都能在这里,我为什么不能在啊,你难道忘了,这家酒厂当年可是我先接手的,现在还有我一部分的股权在里面,算起来,我还是这家酒厂的一个股东呢。”二狗笑道。
  拉开主坐给孟倩坐下,这才坐在了她的身旁,看着几个日本人用华夏语说道:“听说几位想要收购这家酒厂,我现在全权代表酒厂方面发炎。”
  “我授权他可以全权代表我。”孟倩也立马说道:“他本来就是公司的一个大股东。”
  听到这话,几个日本人顿时就先是一愣,然后带头的一个年轻人很嚣张的看着二狗用生涩的华夏语说道:“无所谓,谁发言都行,只是,你们想好了没有,多少钱,出售酒厂的股份。”
  听到他别扭的华夏语,二狗先是挠了挠头二狗,然后笑着说道:“想必阁下应该知道,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如果你们真的想收购的话,我建议你们最好是去股市上收购我们的股票。”
  “我知道你们是上市公司,但是我也知道,你们公司的上市公司只是经营两种酒,市值也只有十亿美元左右,而你们的母公司,九曲酒厂,很值钱,我要收购的是母公司的股份。”
  年轻人嚣张的说道:“忘了介绍自己了,我是川岛商会会长川岛一夫的儿子,川岛争雄,我们家族在日本,很有实力,你完全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川岛先生已经在市里收购了两家企业,都是全资收购,信誉很好的。”南云也在边上附和着说道。
  听到她给自己说话,川岛争雄更加嚣张了,看着二狗就说道:“听到了吧,你们的市长都说话了,我们不缺钱,我们很有钱。”
  他的话给虎娃一个感觉,好像他就是一个暴发户一样。
  “你来华夏,川岛一夫知道吗?”他问道。
  川岛争雄一愣,看着他问道:“你究竟是谁,难道你认识家父?”
  他的语气变得拘谨了一些。
  “他是我们小风镇的镇长,这家酒厂,最初的时候是由他来管理的,后来才交给了现在的老板。”
  这个时候,南云插了一句话。
  听到她的话,川岛争雄不由长呼了一口气。
  “我也是在想,一个支那人怎么能认识我父亲,好了,废话不说了,我想要收购最少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你们开价吧。”
  二狗很有深意的看了看南云,他知道,这个女人并不知道他的底细,在她眼里,或者说在很多人的眼里,都只知道二狗只是小风镇的镇长而已。
  然后回过头,看着川岛争雄笑道:“本来,公司我们是不想卖的,不过既然你非想要收购,我也不是那么坚决,看在你的诚心上,你想要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完全控股也可以,只是我们要求用美元结算。”
  “可以吗。”他顿了一下,看着川岛争雄笑道。
  “当然可以,我很喜欢用美元结算。”川岛争雄很无所谓的说道。
  二狗这才一笑,说道:“那好,按照你的要求,九曲酒厂母公司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折合美元五百五十亿,这个价格我就可以做主,如果你有任何感觉不合理的地方,可以立马打电话问你父亲,他会告诉你该怎么做的。”
  他有些烦了,不想和这个家伙继续纠缠下去了。
  “巴嘎雅路,五百五十亿美元,这个破厂子,支那人,你是不是穷疯了,我查过,这家厂子每年的毛利润顶多就二十亿美元,厂子的总体价格最多不超过一百亿,百分之五十也就五十亿,怎么会有五百亿。”
  川岛争雄顿时就怒吼道。
  “我说了,你有任何意见,可以立刻打电话给你父亲,算了,这个电话还是我打吧。”
  二狗摇摇头说道,拿起会议桌上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过去。
  “帮我转川岛商会的川岛一夫,我是王二狗。”他说道,不一会,电话就被转接了过去,这个时候,他直接把听筒放下,按了一下免提键。
  电话刚通,他就率先说道:“川岛一夫,是吗,我是王二狗。”
  他用的是华夏语,字正腔圆的华夏语,他知道,川岛一夫是能听懂的。
  “王二狗,哪个王二狗?”川岛一夫愣了一下,然后急忙问道:“难道,你是,王先生。”
  听着他谨慎的声音,顿时,旁边的川岛争雄就感觉到一丝不妙,南云和几个市里跟来的处长也感觉有些不对劲。
  “屁话,难道还有很多人都叫王二狗的啊,废话不想和你说太多,你儿子现在在我身边,他想要收购我的九曲酒厂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我只是想让你告诉一下他,他应该出多少钱。”
  二狗冲着电话不耐烦的说道。
  “王先生,犬子不懂事,还请你多多包涵,我很快就飞到华夏,去给你亲自赔礼道歉,还请你,放过他。”
  川岛一夫的声音都带着哭腔了,作为日本黑龙会的一个长老,他十分的清楚二狗的实力。
  “我没问你这些,我在问你,这家酒厂价值多少,我是说母公司。”二狗再次不耐烦的问道。
  川岛一夫愣了一下,说道:“如果加上海外的投资一起的话,最少价值两千亿,美元。”
  “王先生,我只能估算这么多,十分惭愧,犬子给你添麻烦了,实在抱歉,我这就去给您当面道歉。”
  他说着,再次道歉了起来。
  &nbs
  p;“好了,没你什么事情了。”二狗说着,就把电话给挂了。“这个家伙其实我还是挺喜欢的,就是太婆婆妈妈,好了,争雄君,刚刚的声音是你父亲的,你能肯定吧,如果你不肯定的话,你可以再拨打电话过去。”
  “如果没意见的话,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我一样按照五百五十亿的价格给你,只要你愿意收购,我们立马就可以签订合同。”
  听到这句话,川岛争雄简直都快哭了,脸上的嚣张神色再也不见,变成了苦涩。
  “我知道你是谁了,请原谅我的冒昧和自大,我给你赔罪了,请你处罚我吧,只是,还请你不要连累父亲大人。”
  他说着,往后退了几步,一脸的凝重,竟然在二狗的面前跪下了,低着头,两只手放在膝盖上,一副任由处置的样子。
  “好了,起来吧,还有领导在呢,如果我要收拾你的话,就不会在这里为难你了,起来吧。”二狗摆摆手看着他说道:“你父亲是个很不错的人,谦卑,诚实,就是有些太惧内了,你母亲的为人,我不是很喜欢。”
  听到他的话,川岛争雄不由一愣,他现在可以肯定,眼前这个人应该对他的家庭非常的了解。
  “算了,给你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你走吧,在市里折腾折腾就好,别到九曲县来,这潭水不是你能搅合的起的。”
  二狗摆摆手冲着他说道,然后看着南云问道:“南市长,现在正好到午饭的时间了,要不,我们一起吃个便饭去吧。”
  “不了,不了,我们还要回市里呢,还有好多工作要做呢。”南云立马摇着头说道,然后摆摆手,带着一行人迅速的离开。
  今天她可是丢了大人了,虽然不清楚为什么一直很平凡的二狗忽然会有这么强大的能量,但是她知道,刚刚那个日本人对二狗的恐惧绝对是真的。
  人家没必要在她面前演戏。
  “南市长,我看有必要对九曲酒厂进行一次财务审核了,我感觉他们的财务一定有巨大的问题。”一个处长顿时就在她耳边说道。
  她一愣,却摇摇头。
  “这个事情我们回去再说吧,现在谁也不能肯定,这个酒厂背后是不是还有其他的势力,如果说有的话,我们就要下定决心,一鼓作气的全部打掉才行。”
  她说着,眼睛里闪过一丝寒光,大步的朝着车子走去。
  “看,事情不是很简单的嘛,干嘛非要把简单的事情给复杂化。”南云走了,二狗顿时就看着孟倩笑道:“好了,她不给面子,我们去吃饭吧,想吃什么,我请客。”
  他说着,看着还没离开的川岛争雄说道:“你吃饭了没有,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不用了,我刚刚接到信息,父亲要来华夏,等他来了,我们正式的请您吃饭,还希望你能够不计前嫌的赏光。”他恭敬的看着二狗说道。
  二狗顿时就哈哈一笑,说道:“你看你这个孩子,说几句话你还真当真了,别这么认真,板着个脸然人看上去感觉怪不舒服的,好像我在欺负你一样。”
  无形中,他就把自己提高了一辈,川岛争雄不是傻子,知道自己吃了个哑巴亏,但是他却一点都不生气。
  在他感觉,眼前这个人就应该和自己父亲是同辈的人才是,在自己面前,他就是前辈,前辈教训晚辈是很理所应当的事情。
  “前辈说的是,争雄记住了。”他说着,冲着二狗再次鞠了一躬,这才带着人往外大步走去。
  等到他走了,二狗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了。
  “看到了没,这就是日本教育的结晶,虽然说,这个家伙不一定就是个人才,但是,他的这种敬畏的态度很值得我们学习,现在的年轻人啊,好多人不懂得什么是敬畏,只知道追逐金钱,忘了还有精神和灵魂。”
  他叹了口气,笑着说道:“屁股决定脑袋,既然站在这个高度,我就必须要考虑的更多才行。”
  听到他的话,孟倩就有些不服气。
  “我就不信了,就一个小日本,同样都是是两个眼睛一张嘴,他能比我们强多少。”她说道。
  二狗笑笑,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不是在美国和欧洲呆了好久,在日本也呆了一段时间的话,他也认为日本人就全部都是坏蛋,都是不入流的存在,但是我在外面呆了这么长时间去,却发现事实不是这样的。”
  他顿了一下,又道:“我以前以为,日本人在国际上的地位很高,是因为他们的国家经济实力比较强盛,但是后来我发现,不是这样的,在国际上,很多时候,人们更加在意的是你这个人怎么样。”
  “日本人的集体素质很高,最重要的是,他们懂得在必要的时候要学会谦卑和诚实,这一点,我们国内的很多年轻人都没有,最可怕的是,我们的教科书上没有。”
  听到他的话,孟倩沉默。
  她明白二狗的意思。
  “可是这是国情,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改变什么的。”她说道:“真的,你一个人,是改变不了一个国家的。”
  她认真的看着二狗,主要是,她不想让他冒险。
  她很清楚,如果二狗决定要改变什么的话,需要付出的代价就太大了。
  “傻瓜,那是别人,不是我,我是谁,我是王二狗,虽然说胸无大志,但是,我有足够的能力影响很多很多,我在美国的时候,一个智者曾经告诉我,一个人最大的财富就在于他对这个世界贡献了多少,这句话我一直当做至理来看待。”
  他笑道:“相信我,我可以的。”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做到,但是,只要你想要做的,我都会努力的支持。”孟倩笑着说道。
  “谢谢。”二狗说道。
  在酒厂又呆了一会,二狗这才离开,往县外面走去。
  “我们去哪里啊。”罗成问道。
  “去一个神秘的地方。”二狗笑道:“参加一场特殊的派对,在美国,我经常参加这样的派对,只是回到国内以后,这样的派对还真的没有碰到过几次。”
  他嘿嘿笑着。
  罗成一愣,顿时好像明白了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
  车子开出了县城走了好久的时间,停在了一个废弃的造纸厂前,这个时候,天色已经微微黑了。
  “怎么,对这里还有印象吗。”二狗看着罗成笑道。
  >
  “当然,这里让我想起了很多。”罗成笑道:“真没想到,这里现在竟然还被人记着。”
  “我也没想道。”二狗说道:“这次过后,怕是以后我都不能这么折腾了。”
  说着神秘一笑,拿着一个眼罩戴在脸上,下了车往里面走去。
  罗成一愣,好像明白了点什么。
  走到大门前,推开已经锈迹斑斑的大门走了进去,越过一片杂草地,又过去了几个小门,就看到前面的一个还算完整的厂房里灯火通明,里面不断的传出阵阵喧嚣的音乐声。
  笑了笑,走过去,到门口,就被两个年轻人给挡住了。
  “请出示门票。”一个染着金色头发的小混混冲着他一脸流气的问道。
  二狗一笑,没说话,拿出了一张红色的卡片递给了他。
  他拿着一看,眉头一皱,递还给了二狗。
  “进去吧,兄弟,给你个忠告,像你这样个子又高,人长得又帅的男人,一旦进去了,里面那些女人怕是能把你给吃了,你自己小心点了,悠着点。”
  二狗要走,他神秘的笑了一下,小声的对他说道。
  “谢谢。”二狗笑了下,多看了他一眼,暗道,这个家伙人还不错,然后往里见面走去。
  进了门,喧嚣的声音就变得更大了。
  这是一个大厅,四周亮着一圈白色的灯泡,中间挂着一个卡拉ok的那种灯,正在朝着四面八方照射着彩色的光束。
  二狗对这种光束很不喜欢,不过到了这个地方,他也不好说什么。
  里面的光线还算明亮,他能看到,里面此刻已经有上百人了,大部分都是女人,形形色色的女人,有胖的,有瘦的,有高的,有矮的,有白皮肤,也有黑皮肤的,有年轻的也有老的。
  他甚至还看到了一个只有十五六岁样子的女孩也在里面,穿着超短裙不断的在扭着屁股。
  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眼罩,或者干脆就带着面具,那个小女孩的脸上就带着一个天使一样的面罩,把上半张脸给遮住了。
  他的个子高,进来了以后很快就成了一个亮点,很多人的眼睛都看向了他。
  “哇,帅哥啊。”一个女人叫道。
  随着她的声音,顿时其他的女人也都看了过来,看到他,顿时眼睛里都带着一抹亮晶晶的光芒。
  “帅哥,我能不能请你跳个舞啊。”一个细腰柳眉,皮肤白皙,看着二十七八岁,戴着一张蓝色带羽毛面罩的女人紧紧的靠着二狗,一边用自己高耸的胸部在他胸前蹭着,一边迷离着双眼问道。
  面罩遮住了她大部分的脸,不过二狗还是能猜出来她肯定长得不丑,因为丑人没有她那么白净的皮肤,也不应该下半张脸的皮肤好到极限,上半张脸不能见人。
  “当然可以。”
  二狗笑着说道,一把就把她抱进了怀里。
  “帅哥,等会晚上一起玩,好吗,人家被你诱惑的浑身都在发热呢。”女人说着,一条腿就往二狗身上上。
  二狗也不客气,伸手就朝着她的大腿摸了过去,缓缓的滑到了她的屁股上捏了一把,感觉很饱满,很有手感,这才满意的笑了一下,说道:“当然没问题,只是,我担心你一个人伺候不了我啊。”
  “那你可以试试啊。”女人笑道,一边笑,一边手就往二狗的身下摸去,顿时,她就愣住了,脸上的表情惊讶。
  “我的天,看来我可能真的干不掉你啊。”
  女人的脸色带上了一丝玩味。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周围所有的灯泡都灭了,厂房里的灯光一下就暗了下来,只剩下中间的霓虹灯还在转动着,释放者光芒。
  “狂欢吧。”
  一个女人怒吼着,顿时,场内的声音也变得更加大了,同时,二狗面前的女人也猛的把他抱紧,紧紧抱着他的脑袋就吻了起来。
  同时,他感觉到背后又有一个女人过来把他给抱住了,还有一个女人爬到了他身下拉开了他的裤裆拉链。
  “真舒服,来吧,狂欢吧。”
  他吼道,一只手顺着怀里女人的脖子就把手深入了她的衣服里,一把抓住了她胸前的双峰就胡乱揉了起来。
  另一只手则是胡乱的往边上抓了过去,随手抓到了一个女人,在她屁股上伸手就猛的一拍。
  “妞,给大爷我笑一个。”
  他吼道。
  这一刻,他只想疯狂的放纵。
  一个多小时过后,基本上厂房里已经没有站着的人了,几乎所有的人都躺在了地上,男男女女互相搂着,抱着,亲着,干着各种勾当。
  二狗放眼过去,就看到还有几对男男,女女的同志和拉拉在亲热着,心里不由就升起了阵阵的刺激感。
  折腾了几个小时,换了有十几个女人,他这才舒服了,穿上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往外走去。
  “真没想到,你竟然是第一个出来的。”
  他到了门口,那个混混还在,顿时就看着他惊讶的笑道。
  “怎么,我现在还不能走吗。”二狗看着他笑道:“放心吧,我是安全的。”
  混混也笑了一下,说道:“别人都是不能走的,但是你特殊,你可以走,你的卡片是最高级的。”
  “谢谢。”二狗笑道,转身就走。
  走出大门上了车,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到处都是破烂的口子。
  “FUCK。”他骂了一句。
  “怎么,玩的不舒服吗。”罗成看着他问道。
  二狗摇头,说道:“不是,挺好的,上了十几个女人,不过,衣服毁了。”
  他说着,把脸上的面罩拉了下来,随手一扔。
  &n
  sp;“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带警察来,把这里再抄上一次,里面的确是有些太乱了,他们有些太没规则了。”二狗看着眼前说道。
  罗成一愣,点点头。
  “很不错的想法,你进去的时候我去看了,里面有很多摄像头,不过你放心,我已经把带子都给毁了,而且,我还发现,这里,还有很多人在干一些不好的勾当,你知道什么意思的,毕竟这里的女人都很开放。”
  他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二狗问道:“不是吧,我在里面都没感觉到啊。”
  “你当然没感觉到,你只顾着玩弄女人了。”罗成摆摆手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自己决定吧,反正你是老大。”
  二狗顿时纠结,想了想,还是拿起车上的电话给龙战打了过去。
  “很抱歉这么晚了还打扰你,但是,你一定对我说的事情感兴趣,我发誓。”他说道,然后把眼前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听到他的话,原本还有些迷糊的龙战顿时就变得无比的清醒。
  “你说什么,咱们县里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他惊讶的问道,一脸的不可思议。
  “当然,你爱信不信,如果你真的想要立功的话,我想,你现在就必须立马带人过来,而且,要带可靠的人,我怀疑,你们内部有人也参与这件事情了。”二狗说道,就挂了电话。
  龙战犹豫了一下,想了想,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我需要帮助,我需要最可靠的人,最少要三百人,是个大案子,保证让你有肉吃,好,我等你。”
  他说着,挂了电话。
  “我听你的,不过,我现在必须换上一身衣服才行。”二狗说着,按了一下车顶上的一个按钮,顿时,车子的颜色就开始变化了起来,渐渐的,竟然变成了黑色。
  然后他下了车,站在车子边上换了一身的衣服,这才又上了车。
  “我感觉这个隐身功能还挺实用的,你觉得呢。”他看着罗成笑着问道。
  “我也这么感觉。”罗成笑道:“我想问你个问题,你背叛了里面的人,有没有感觉到愧疚什么的。”
  听到他的话,二狗立马一脸正气的摇头说道:“怎么会,我可是个好人,和坏人作斗争是我的天职。”
  “好吧,你赢了。”罗成无奈了。“我真是多此一举,我早就应该习惯你的无耻。”
  二狗一笑,对他的话不可置否。
  “你要懂得,很多时候我们伪装,只是为了更好的适应环境,变色龙并不是天生就那个样子。”他笑道。
  罗成沉默,背后的几个人也都沉默。
  对于这个老板的各种理由,他们早就已经习惯了。
  龙战的反应速度很快,不到一个小时,十几辆卡车就悄悄的开了过来,一个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从上面静悄悄的跳了下来,开始包围造纸厂。
  龙战也从一辆车上下来,他的身边站着一个穿着军装的青年男人,二狗远远看去,能看到他肩膀上挂着两杠两星。
  “是个中校,看衣服应该是武警的人,不过这些士兵不像是武警。”罗成奇怪的说道:“倒像是部队里的士兵。”
  二狗摇摇头。
  “这些事情不是我们应该关心的,我们只是来看戏的。”
  他刚说完,身旁的电话就响了,往前看,也正好看到龙战在拿着一部移动电话放在耳朵边上。
  “哈喽,你到了,是吗。”他接起电话,立刻就说道。
  听到他的声音,龙战立刻就扭头在四周寻找了起来,一边寻找一边问道:“你不是说你就在附近吗,我怎么看不到你啊。”
  “你当然看不到我了,我今天只是来看戏的,并不想现身,不过,如果你们遇到麻烦了,我可以给你们指导,对这个工厂,我很熟悉,解释一下,几年前,我曾经带人在这里破了一个大案子。”
  听到他的话,龙战顿时一愣,本能的,他感觉到二狗说的话很有问题,不过他还是没问下去,点了点头就挂了电话。
  “让你的人冲进去吧。”他看着身旁的青年中校说道。
  很快,就有一堆士兵带着手电筒冲了进去。
  士兵和警察的区别就在于,他们并不是维护治安的,执行命令的坚决程度比警察要强的多,不多久,里面就有无数的衣服凌乱的男男女女排着队从里面走了出来。
  二狗看的明白,那个查自己卡的小混混也在里面站着。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电话再次响了。
  “你说的还真是对的,最少一百多号人在聚众,这可是天大的案子啊,只是,我们没有抓到组织者,只有两个看门的小混混落在了我们手上,你有看到他们离开吗。”龙战问道。
  这个结果也在二狗的意料之中,想了想,他还是没有告诉龙战实话,对着电话说道:“我估计他们是在远程操纵这边的事情,这里出了事情,他们绝对是不会再来了。”
  “好吧,如果是这样的话,的确是麻烦,我先收兵了,这些人还是我借的,谢谢了,改天请你吃饭。”龙战说着,就挂了电话。
  由于人太多了,卡车分了两次才把人都给带回去,前后折腾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造纸厂终于再次安静了下来。
  “调集我们的卫星监视这边的状况,看看附近还有没有其他的人。”二狗看着罗成问道。
  罗成点点头,冲着背后的一个黑人说了几句话,黑人点点头,就拿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打开,手指飞快的在上面点击了起来。
  不多久,他就看着二狗说道:“红外显示,有几个人正在沿着造纸厂的另一个方向往外跑,我已经开始监视他们的行踪了,根据他们的速度计算,他们应该是在跑步。”
  “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人。”二狗说道。
  很快,他就说道:“没有,不过前面的工厂里还有热感气息,里面有人,探测到了八个人。”
  “这个我知道。”二狗嘿嘿一笑,示意罗成开车往前。
  龙战带人走的时候,造纸厂的大门是开着的,里面的路很宽,
  虽然有很多草,但是对爬山虎来说完全不是问题。
  “其实我还有一个问题,这么多的人,他们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难道都是被运送过来的?”罗成忽然问道。
  二狗嘿嘿一笑,说道:“这个你就不懂了吧,他们来到这里的过程,都要蒙上眼睛的,等到所有人到了以后,交通工具都要撤离的,这样做也是为了安全,防止有人中途离开报警。”
  罗成一愣,奇怪的问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为什么能出来啊。”
  “我有关系呗,那个看门的我认识。”二狗哈哈一笑说道:“本来我没准备要让龙战过来,只是,我有些好奇这次的聚会到底是谁发起的,所以才闹了一下。”
  听到他的话,顿时罗成就些无语。
  “你背叛了他们。”他叹了口气说道。
  “你可以这么说,不过他们没什么损失的,顶多就是换个地方重新开始,龙战抓走的那些人,明天天亮之前他就要全部释放了的。”
  二狗笑道:“叫他来就是因为他足够聪明,知道有些事情不能见光。”
  “你是在玩游戏?”罗成笑了。“就好像我们在美国时候的那样,找到答案。”
  “是的,你才反应过来啊,小心点,里面可能有几个高手。”二狗嘿嘿一笑,下了车,往里面走去。
  走到刚刚所在的大厅,刚进去,就已经有人把灯给打开了。
  “你还记得曾经那个地窖的位置吗。”二狗看着罗成问道。
  “当然。”他说道:“我带路吧。”
  他说着,就在前面带路,同时,冲着后面的人做了一个警戒的姿势。
  顿时,背后的四个海豹都从背后的背包里掏出了一把冲锋枪,子弹上膛,两个跟着二狗,两个人在门口守着。
  “他们学聪明了。”罗成看着眼前的衣柜说道:“不过,还是衣柜,不过这可迷惑不了我。”
  他说着,拽着衣柜,一用力,就把衣柜给拉开了,露出了后面的一个小门。
  “一个人守着,另一个人跟着我下去。”罗成冲着背后说道,就率先走了下去。
  二狗也跟着下去了。
  他是有恃无恐,很轻松很惬意。
  下面有灯光照出来,基本能看到路,他们刚打开门的时候,里面还能听到一点声音,他们开始往下走,里面就一点声音没有了。
  快走到下面入口的时候,二狗就已经能看到地窖里的装饰了,顿时就一愣。
  因为地下和几年前竟然没多大的区别,只是多了一些排风扇,多了几张床,地上也铺了地毯,一样有几个铁笼子,里面关了几个漂亮的女人,看到二狗走过来,脸上都带着紧张的表情,只是她们的嘴被封住了,说不出话。
  看到这个样子,罗成几乎立马就分析出来入口的两边肯定是隐藏了人。
  “你,上,把消音器带上,机枪对着地面扫射。”
  他冲着背后的海豹吼道。
  海豹立刻上前,机枪对着前面的地面就是一阵扫射,把地上打出了一排子弹孔。
  噗噗噗的声音不断的响起,停下的时候,几个人就能听到边上有人在猛的喘息,显然是在紧张。
  “那么麻烦干什么啊,浪费子弹,准备几个手雷,把里面炸了得了,反正这些人的死活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二狗打了个哈欠,就准备转头走。“不过就是可惜了那几个美女了。”
  他有些惋惜的看着前面笼子里的几个女人。
  “别,千万别,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顿时,一阵女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二狗回头,就愣住了,因为他一眼就认出了眼前的这个女人赫然就是他刚刚进入大厅时候抱着他的那个女人。
  此刻她已经摘了面罩,露出一张花容月貌的脸蛋,上面带满了惊恐。
  “你们都出来,这些人不是警察,他们很可能是职业杀手。”她惊恐的看着二狗等人,主要是看着二狗身前拿着机枪的黑蛇。
  顿时,旁边又走出了几个人,三个女人,一个男人,男人是个光头,脸上也带着一抹惊恐的表情。
  他知道刚刚那一阵噗噗噗的声音是正儿八经的枪在射击,等到看到面前那个黑人手上的机枪的时候,顿时,他两条腿都快吓得软了。
  “你,不要杀我啊,不要杀我,我只是一个马仔,只是一个小弟,你要钱的话,要去找老板啊。”
  他顿时就看着二狗苦笑着说道,眼神里带着可怜兮兮的样子,恨不得给二狗跪下。
  “前进。”
  二狗冲着身旁的黑蛇下达了一个命令。
  顿时,黑蛇就先是掏出了一个球面的镜子往前扔了过去,对着镜子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看到两边的确没有人藏着了,这才往前冲了过去,四面环顾了一下,冲着二狗做出一个安全的表情。
  “谢谢。”
  二狗说道,这才往前走了过去,走到女人身旁,伸手在她脸上轻轻的拍了拍说道:“你是个双性恋吧。”
  女人正想说点什么,就听到他继续问道:“你叫什么,你最好说实话,我这个人耐心很小。”
  “江冰。”女人几乎毫不犹豫的说道:“是真名字,我现在对你撒谎没任何意义的。”
  她说着,有些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嗯,挺好听的名字,你跟着我过来,我有话要和你说。”二狗笑着,伸出一只手掐着她的脖子把她拉着往墙边上走去,打开那扇小门,进入了里面的房间里。
  “你怎么对这里这么熟悉,你究竟是谁。”江冰看到二狗竟然这么熟悉的找到了通往里面的暗门,顿时就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二狗却没工夫理会她,只是惊讶的看了一眼里面的环境。
  因为里面赫然还有几个笼子,看到笼子里的人,二狗顿时摸摸鼻子无奈的叹道:“好奇心真可怕。”——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kp91zx.cc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