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125.赤裸派对d89

 首页
精品 韩国 性感 探花 巨乳 高中 国产
天美 人妻 白虎 萝莉 淫叫 正妹 做爱
麻豆 直播 鲍鱼 自拍 学生 外流 贫乳
台湾 制服 口交 校花 超美 熟女 大奶
果冻 日本 裙底 后入 学生 全裸 女友
少女 高潮 炮友 抽插 酒店 可爱 情侣
网红 主播 自慰 尿尿 喷水 清纯 无毛

👙请收藏本站网址     更多视频 图漫小说 http://www.kp91zx.cc

  第125节  赤裸派对
  这一刻,他只把自己当做了地方的父母官。
  对一个绝望的人来说,最好的礼物就是一份希望。
  二狗很清楚,对眼前的农妇来说,如果告诉她说政府会给她补贴的话,她也许会得到宽慰,但是如果告诉她,她会得到一份能养活家的工作,她一定会重新对生活充满希望。
  “是了,你回头处理完这个事情了,到镇政府找风镇长填个表,她主管的是民生,到时候工厂开工的时候,会第一时间联系你。”
  他笑着说道。
  农妇顿时就千恩万谢,差点就给二狗跪下了,二狗哪敢让她跪下,立马就赶紧扶住她。
  就在他尴尬的时候,风荷来了,她刚来,一阵汽车的响声也传了过来,肖木急匆匆的就从车上跑了下来冲着二狗跑了过来。
  “王镇长,不好意思啊,我,我刚刚还在县里办事,到底出什么事情了。”他着急的说道,但是嘴巴里却吐出了一口的酒气。
  二狗顿时就闻个正着,顿时就想一巴掌扇过去,但还是忍住了。
  “你很好啊,家里都着火了,还在外面吃饭喝酒,算了,你回去休息吧,我看你也快醉了。”他说道。
  听到他的话,肖木顿时就想解释,却听到二狗继续说道:“你请龙战吃饭无可厚非,只是,你接到电话的时候,应该立刻回来,算了,你先回去休息吧,你现在这副样子,也不适合办公。”
  他说着,语气决绝。
  “好,我走,TMD,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几根胳膊几条腿,能有多威风,刚刚撤了一个所长,现在又把我这个临时所长也撤了,哼,你权利很大啊,我告诉你,我也不是泥捏的的。”
  肖木顿时就毛了,借着酒劲,冲着二狗就是一顿大吼,然后转身拨开人群就走。
  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也毛了,直接冲着他吼道:“别JB以为你那些破事老子都不知道,我告诉你,明天你就等着龙战来找你吧。”
  他说着,然后就让村长刘大能把他们村的人带着先回去,又冲背后的干警吩咐了一些事情,这才转身就走。
  肖木听到他的话,先是一愣,心里也有些发毛,他说出那句话就后悔了,只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拉不下面子,就那么看着二狗离开,然后也趁着酒劲哼了一下,也走了。
  围观的村民们看着这场闹剧,都是你看我,我看他,最后还是村长刘大能挥了挥手,带着他们回村里去了。
  “因为这么一个人生气,值得吗。”走出去很远了,风荷才在他身边说道。
  “不值得,我只是在表明一个态度。”二狗说着,叹了口气。“我是不是有点神经质了。”他问道。
  风荷一愣,摇头说道;“你是太着急了,放松点,金字塔不是一天就能建成的。”
  “嗯,算了,先不说这个,我是有点着急了,特别是看了今天的事情,你看这都什么事情啊,当儿子的把爹给打死了。”二狗说道,叹了口气。
  “都是穷惹的祸啊。”风荷也叹了口气说道。
  二狗却摇摇头。
  “不光是穷,还有其他的原因,算了,不说这个了,是了,那个,你知不知道徐美丽今天在不在家啊。”他忽然嘿嘿笑着问道。
  听到他问这个问题,风荷顿时就白了他一眼。
  “你呀,光说人家,自己都做不好表率,那个肖木我的底细我还是知道的,本身人还是不错的,做事也扎实,只是太色,这是他最大的问题,你比人家还色,还好意思说人家。”她说道。
  “应该在,她晚上又没什么事情。”
  二狗顿时嘿嘿一笑,一脸正气说道;“这个不一样的,我色,是因为我有能力找到女人,可是他不一样,他那是滥用职权,算了,先不说这个了,今天的事情让我有些头疼,走,去徐美丽家,你去么。”
  他说着,看着风荷问道。
  “去吧,反正我也没事做,大晚上的,全当是过去看戏了。”她说着,就哈哈笑了起来。
  听到这话,二狗顿时就上去要挠他痒痒,风荷急忙跑。
  “好啊,看戏,我让你看戏。”
  他顿时就追了上去。
  这会已经八点多了,天色乌黑,镇子上除了沿街道的大路上有路灯,其他地方都是乌黑的。
  徐美丽的那个房子在镇子边上,要走好长一条乌黑的路。
  拐过一个巷子,就差一条街走到徐美丽所在的宿舍楼的时候,忽然,一阵轻微的喘息声传入了二狗的耳朵。
  顿时,他就愣住了,眼睛看向了一边一栋一眼看去就好久没人住过的破房子。
  “你先在这里等我,罗成,你看着她,我去瞄瞄。”他顿时就嘿嘿笑着冲风荷说道,然后蹑手蹑脚的冲着房子走了过去。
  “你去干什么啊。”风荷问道,却看到二狗冲着他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然后一个纵身,竟然上了墙顶上,在风荷惊讶的目光下,跳进了破屋子里。
  虽然天很黑,但是以二狗的视力,看东西还是能看的很清楚的,破屋子里的确是够破的,满地都是杂草,几间破房子的顶都已经塌了,只有一间完整的房子,喘息的声音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轻轻的走过去,就看到房子里正点着一个火堆,两个还略有几分姿色的女人紧紧抱在一起,正在对方的身上互相的摸索着。
  “用力,用力一点,再往里面用力一点。”一个女人喊道,声音压得很低,显然是怕人听到,一边喊,嘴里传出阵阵的喘息声。
  “哎呀,我这次拿的这根黄瓜太短了,都已经送到底了,再送进全部进去了。”另一个女人说道。
  听到她们的对话,二狗顿时就纠结了。
  “真尼玛的操蛋啊,这年头是出什么事情了,怎么这么多拉拉啊,不行,身为镇长,我必须要好好教导一下她们,让她们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才行。”
  他想着,顿时就想出去,只是忽
  然又想到,这么晚了,自己出现在这里,也不是很合适,于是就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
  “怎么,发现什么了啊。”他出来,风荷顿时就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她没有二狗那么变态的听力,听不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啊,没事,啥事都没有,我只是进去尿了个尿,走吧。”他说着,就往徐美丽宿舍走去。
  风荷当然是不相信他这句话的,只是她也知道,他既然决定不说真话那自己即便是再问几句也是白搭,不有就目光奇怪的往他刚刚去的方向看了看,然后跟了上去。
  到了徐美丽宿舍楼,二狗先是往里面瞄了瞄,发现院子里没人,这才往楼上走去。
  “谁啊。”他敲门,里面顿时就传出了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立马就愣了一下看着身边风荷。
  “我,徐美丽在家吗。”风荷立马说道。
  顿时,门就开了。
  门刚开,先是一阵热浪袭来,然后二狗就看到一个只穿着黑色睡衣的女人站在门口。
  “啊,他是谁,你怎么带男人来了啊。”女人说着,顿时就想关门,但是她的速度哪里有二狗快,顿时就被二狗给抓住了门,走了进去,风荷也走了进去,顺手把门给关上了。
  背后,罗成无奈的摇了摇头,下了楼,冲着背后的漆黑中打了个口哨,顿时,两个虎背猿腰个头高大的外国人就走了出来。
  “找副扑克,我们三个正好打斗地主。”他提议道。
  “OK。”一个外国人顿时说道。
  漫漫长夜,不自娱自乐的话很难度过啊。
  房间里,二狗刚进去,就愣住了,看着眼前高高低低,胖胖瘦瘦的十几个女人,他不由感觉自己嘴巴都有些干燥。
  因为这些女人虽然都穿着衣服,但是要么只穿着一件小内裤,上身空荡荡,要么干脆穿着一条黑丝袜,还是那种全身都被遮住的丝袜,说白了,情趣丝袜。
  客厅里此刻所有的东西都被挪开了,摆放着各种水果等东西,还有几个女人赤身裸体,正凑在一起摇着脑袋,空气中飘荡着一股烟草的气息,耳朵里则是一阵摇滚音乐。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他立马正色的问道。
  里面的女人这会也看到他了,顿时就又有女人尖叫了起来。
  “男人,谁干的,竟然把臭男人给带来了。”
  “不过这个男人长的真帅啊,帅哥,你叫什么啊。”
  ·····
  女人们你一句,我一句,都看着二狗,好像把他当做了珍惜动物了。
  “啊,你怎么来了啊,我们正在举行派对,你,能不能,先离开。”徐美丽这会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脑袋上顶着一个兔子耳朵,屁股后面竟然还插着一个兔子尾巴,身上也披着几件和兔子毛一样的衣服。
  看到她这幅样子,二狗顿时就被诱惑的浑身都气血沸腾,特别是看到她两腿之间光秃秃的淡黑色的时候,大家伙顿时就一柱擎天了。
  但还是无奈的说道:“我,好吧,你们玩,我先走。”
  说着,就准备转身离开。
  “为什么不能让他留下呢。”一个女人忽然说道。
  “是啊,这么大的一个帅哥,我们的派对里还从来没有过男人呢。”又一个女人说道。
  当然,也有人反对。
  “不要,我最讨厌臭男人了。”一个女人说道。
  “是啊,我看到男人脑袋就疼。”又一个女人反对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女人站出来说道:“哼,除非他今天晚上能听我们的话,伺候我们全部。”
  顿时,所有女人都安静下来了。
  “好,我赞成。”原本反对的一个女人顿时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说道。
  这个建议对她来说十分有诱惑力。
  “先等等,我想知道,你们都是来自哪里的,为什么会在这里。”二狗顿时问道:“我没其他意思。”
  他说着,灿灿一笑,心里却是一阵无奈。
  知道了全部再装傻的感觉十分不舒服,可是为了不惊世骇俗,他还是必须要装。
  他早就从这些女人的记忆里知道了,她们中有几个就是镇里的职员,还有几个是附近村里的,甚至还有两个县里来的,年龄最大的一个三十五岁了,最小的一个才十八岁。
  不过这些都不是他最在意的,他最在意的是,今天晚上他要怎么办。
  看着眼前这一大堆的女人,他感觉浑身都在燥热。
  “我们啊,你不需要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因为,如果你留下的话,我不能保证你明天早上还能正常起床。”
  随着这个声音,顿时一个浑身穿着情趣黑丝的女人就靠在了二狗面前,用自己一对并不是很大的双峰在他的胸前蹭着。
  她的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在一米九高的二狗面前站着,需要仰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是吗,我现在特别想知道,你究竟想要用什么方法让我明天早上不能起床。”
  他说着,伸手就把女人给抱了起来。
  黑丝本来就诱惑,加上她的皮肤也很柔嫩,抚摸着的感觉,软软绵绵的,二狗顿时就被刺激到了,抱起她,低头朝着她的嘴巴就允吸了下去。
  女人也受到了刺激,顿时就回吻了回去。
  “哇,真帅,帅哥,也抱抱我呗。”顿时又有一个女人走了过去靠在二狗的身边。
  二狗眼睛斜着看过去,就看到一个小狗装的女人正在一脸迷离的看着他,一边看还一边用自己的两只同样不是很大的胸在他的胳膊上蹭着。
  “你可以先干点其他的,比如,帮我把裤子给脱了。”
  他嘿嘿说道,话音还没
  落下,嘴巴就再次被抱着他脖子的女人给吻住了。
  只是他这句话终究是有作用了,小狗装的女人顿时就笑了一笑,低头把他的裤子给解了一把拉扯了下去。
  二狗顺势抬腿,把裤子给踢到了一边。
  这个时候,女人们的眼睛不由自主的都看向了他的下身,然后都忽然愣住了。
  她们都看到了,一根擎天巨柱正在一跳一跳的,似乎是在向女人们示威一样。
  “我的天,他那个,和驴的一样大,我在我家见过驴的家伙,都没他这个粗。”一个女人说道。
  “我的天,我有些怀疑我们能不能把他给放倒了。”又一个女人说道。
  “哼,怕什么啊,我们十八个人,还怕收拾不了一个男人啊,谁说男人的家伙大就一定持久了,姐妹们,我们一个个来,不着急,今天晚上,非要把他给磨死不行。”
  一个很嚣张的声音传了出来,这才把众女人的心给定了下来。
  听到这话,只有风荷和徐美丽还有黄月三个知道二狗强悍的女人是相视一阵苦笑,却什么也没说。
  二狗怀里的女人这个时候也不吻了,一脸惊讶的看着他,然后伸手往他身下摸去,却只摸到了一个滚烫的头,顿时一愣。
  “你想不想享受一下。”二狗笑着,一只手抱着怀里的女人,一只手把她两腿之间的丝袜给撕开,伸手抚摸了一下,从那里拔出了一根红萝卜。
  “啊,慢点。”女人顿时喘道。
  只是她的话音还没落下,就感觉到一根比刚刚那根萝卜还大大家伙进入了她的身体里。
  “啊,慢点,轻点。”她顿时就再次喘了起来。
  只是二狗感觉到了舒服,哪里肯慢,顿时就抱着她的身子快速的运动了起来。
  一边运动,一边分出一只胳膊抱着女人,一边从口袋里拿出一瓶小小的喷剂,一边走着,一边对着女人们喷了过去。
  “情趣香水,给我们疯狂的夜增加一点动力。”他一边喷,一边笑着说道:“记住了,下次有裸体派对一定要叫上我。”
  他说着,就再次一用力,怀里的女人顿时就发出了一阵疯狂的叫声。
  “相信我,我会让你们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的,你们都是罪人,今天晚上就是赎罪的时候。”
  二狗嘿嘿笑着,一边嚣张的说,一面抱着女人狠狠的用力,一面还到处乱走。
  他的体力十分旺盛。
  “你,既然装扮成了狗,就做个狗的样子给我看看呗。”他说着,指着那个穿小狗装的女人说道。
  女人顿时就嘿嘿一笑,趴在了地上,高高的举着屁股,屁股后面插着的尾巴一摇一摇的,还乖巧的叫了两声。
  二狗顿时就刺激大了,一阵猛的运动,怀里的女人很快就受不了了,大叫了一声,瘫软的趴在了他身上不动了。
  二狗立马就把她给放倒了边上,然后跪在地上,一把把扮小狗女人屁股上的尾巴给拔了,也不顾她呻吟的声音,直接就刺入了进去。
  疯狂,癫狂,猖狂。
  今天晚上,就是他一个人的天下。
  很快,这个女人也不行了,他干脆躺在了地上,冲着女人们吼道:“我现在就躺在地上,你们感觉你们谁比较厉害,尽管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能不能让我明天起不来床。”
  听到他的话,女人们顿时就躁动了起来,都朝着他围了过来,这个逗他的胳膊,那个逗他的腿,还有一个女人,竟然抱着他的脚趾允吸了起来。
  感觉到阵阵刺激的舒服感,二狗感觉自己简直都快升天了。
  他不是第一次玩裸体派对,在美国的时候,他经常喜欢参加各种各样的裸体派对,只是这还是他第一次在国内参加裸体派对。
  一夜,整整一夜,等到天快亮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了下来,所有的女人都被彻底的放倒了,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客厅里看上去就好像是一个浴场一样。
  沙发上,地摊上,甚至茶几上,电视桌上,都坐着赤身裸体或者穿着很少衣服,一身疲惫的女人。
  一夜,二狗根本没睡,只是他的精力却比睡觉了以后还要旺盛,和女人发生的关系越多,他身上的精力就越旺盛。
  “看来我前几天太疲惫就是因为睡的女人太少了,妈的,我就知道国内也有裸体派对,只是没想到我身边竟然就有,我竟然都不知道,真是浪费啊。”他心里说道,就准备离开。
  只是刚刚准备走,就看到徐美丽还在卧室里趴着,屁股后面依旧还插着一根毛茸茸的兔子尾巴,床上还有几个女人,要么是大大的分开双腿,要么手还伸在自己的身体里面。
  看到这一幕,二狗顿时就再次冲动了起来,走过去,轻轻的拔掉了徐美丽的尾巴。
  “啊,嗯。”徐美丽顿时呻吟了一下,但或许因为她的确是太困了,竟然没醒来。
  二狗顿时一愣,心里的欲火却消失了几分,没有继续逗她,只是把她抱起来放平了,然后才转身离开。
  打开门刚走出去,就感觉一股冰凉的风迎面扑来,顿时他就清醒了几分。
  “哎,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啊。”他自言自语道,然后才往楼下走去。
  走出院子,都没有碰到一个人,他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往前走了几步,这才拍了拍手,罗成这才从路边跑了出来,同时出来的,还有两个海豹队员。
  “你们昨天晚上又打了一晚上的斗地主啊,你们两个输惨了吧。”看到他们都两眼通红的样子,二狗顿时笑着问道。
  罗成顿时摆手笑道;“哈哈,不说这个事情了,不说这个事情了,是了,你现在去哪里,镇政府吗,你去的话我们正好都能休息一会了。”
  “走吧,白天你们就没必要那么认真了,有人来了,如果我都对付不了的话,你们加在一起也没什么用。”
  二狗说道,就往镇政府大楼走去。
  虽然他这句话说的有些嚣张了,但是事实也基本就是这样。
  两个海豹和罗成都没有任何意见,他们曾经都无数次的挑战过二狗的,可是没有一次能够打败他。
  &n
  sp;  时间过的很快,不多久,就到九点了,二狗正坐在办公室里打哈欠,就听到敲门声响。
  “进来。”他一面说,一面按动了开门的电子按钮。
  他还以为是风荷,没想到竟然是龙战。
  “呀,龙局长,你怎么这么早来了啊,有何指教啊。”他立马笑着看着他问道。
  “指教不敢说,我只是听说昨天晚上你狠狠批评了一顿肖木,我是来给他求情的。”龙战开门见山的说道:“我知道,他昨天晚上说了一些过分的话,但是他的本质还是相当好的,你能不能大人不小人过,放过他。”
  听到他的话,二狗顿时一愣,摆摆手说道;“这个事情啊,你不说我也要给你说,你去让他过来给我道个歉,就这么算了吧。”
  “真的啊,你愿意不追究他了啊,太好了。”龙战顿时就笑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是个很讲理的人。”
  二狗顿时摇头,说道;“如果在美国,或者在欧洲,有人敢这么给我说话的话,我肯定不会让他好过,但是在这里,我选择放过他,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因为你龙战的面子,我不能让你太难堪。”
  “相信我,我是真的把你当做我的朋友。”
  他说道,眼神里带着真诚的光芒。
  “谢谢。”龙战顿时也严肃的说道:“你的事情我听说过,我也知道你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谢谢你理解我的工作。”
  二狗顿时再次一笑,说道:“其实吧,这个事情我也有错,是我太着急了,我之所以放过肖木,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他的确是个很有能力的人,最少,作为一个镇派出所所长来说,他的能力是绰绰有余的。”
  龙战一笑,不说话,他知道,二狗接下来肯定还有话的。
  果然,就听到二狗笑道;“是了,我让你考虑的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我已经决定了,过几天,我就要设立一个小风镇经济开发区委员会,聘用二狗集团负责城市规划的天庭智库来做顾问,然后再向上级审批。”
  “其实,我还是非常信任你这个人的,做事扎实,人品也靠得住,我希望你能来帮我,真的,我非常真诚的希望你到时候来做小风镇的公安局局长。”
  他直接用了公安局局长的称呼,而不是派出所所长的称呼,主要是因为他对自己实力的充分信任。
  平地建造一个城市,这对别人来说也许只是白日做梦,但是对二狗来说,却只是他愿或者不愿的事情。
  “说实话,从我开始发迹了以后,我就一直在思索,要怎么才能报答我的家乡,让我的家乡跟着我一起富起来,我之所以选择你,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我知道你也是小风镇的人,我相信,你对这片土地是有深厚的感情的。”
  二狗再次打出了一张感情牌。
  对于人才,他从来都是不肯有丝毫的错过。
  这个龙战从出生到现在的记忆他全部都看过了,当然知道他是一真正的人才,最关键的是,他知道他是一个正直而有能力的。
  “谢谢你的看重,我只能说,我服从组织的安排,如果组织安排我去其他地方的话,我肯定会去的。”龙战犹豫了一下,说道:“不过,一旦小风镇开始扩建的话,我会申请来这里工作的。”
  他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不过对二狗来说,这已经是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结果了。
  “嗯,好,既然有你这句话,那我小风镇公安局局长的位子随时都欢迎你来,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会给上面打报告,申请调你过来的。”他顿时笑道。
  “是了,昨天那个案子,你怎么看,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儿子打死老子的案子。”
  他忽然转移了话题,脸上的兴奋表情也瞬间就变得伤感了起来。
  龙战先是一愣,然后也想到了他说的是什么,顿时也是眉头一皱,说道:“我感觉,这个事情,你处理的方式就很好,这也是在符合法理和人情角度上做出的最合理的处理了。”
  他说着,也叹了口气。
  “嗯,你赞同就好,我还担心我胡乱指手画脚办了错事。”二狗顿时笑道,这也是在不知不觉的给龙战带了个高帽子。
  他的意思龙战怎么不知道,顿时尴尬一笑,却没说话。
  等他走了以后,二狗刚刚想要再打个盹,风荷就来了,她的眼睛里还带着红丝,走路也有些不舒服,显然是昨天晚上疯的过分了。
  “你没事吧。”二狗看到她,顿时就急忙问道。
  “没事,就是困的厉害,你倒是舒坦了,哼,好了,我去我那边了,你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叫我。”她说着,也不管二狗,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转身就走。
  镇政府里平日本来就没多少事情,特别是刚过了年,事情就更少了。
  早上给小木打了几个电话,问了一下陈耕的情况,知道他现在的身体还算稳定后,就没有再操心,中午吃了饭,回到办公室的时候,他不由就有些烦躁了。
  “我的天呐,每天都坐在办公室里发呆,这不是要我的命啊。”他有些无奈的说道。
  然后就想找点事情做。
  看书,看不进去。
  看报纸,小故事看完了又无聊了。
  忽然,他想到了昨天晚上那两个在土房子里玩拉拉的女人,眼睛不由就亮了,拿起电话就给肖木打了过去。
  “王镇长啊,昨天的事情,真是抱歉啊,我本来想早上就去给你道歉,只是昨天发生的那个事情还没处理完,我。”
  电话刚通,听到他的声音,肖木顿时就先是道歉了起来。
  二狗顿时就打断了他的话。
  “好了,好了,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谁还不犯点错误啊,再说,你陪领导吃饭,也不算是犯错,我找你是有事,你能不能到户籍资料里帮我查两个女人,一个叫王芳,一个叫孙美,都是镇子上的人。”
  听到他的话,肖木先是一愣,然后问道:“王镇长,请问您找这两个女人做什么啊。”
  “怎么了,难道你认识这两个女人?”二狗顿时问道。
  肖木立刻说道;“可以这么说,我媳妇是认识一个叫王芳的,也认识那个叫孙美的,平时她们的关系都还挺不错的,只是不知道你找她们两个有什么事情吗。”
  &nbs
  p;  听到这话,二狗倒是愣住了。
  他第一时间就联想到,肖木的媳妇可能也是个拉拉,立马就说道:“喔,是这样的,早上我接到了一封匿名信,上面提到了这个叫王芳还有孙美的人名,所以我想叫她们来了解下情况。”
  “这样啊。”肖木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有些纳闷她们两个女人能干什么,在他的印象里,这两个女人都是很安分守己的女人,不过嘴上还是说道:“既然这样的话,我这就让人去通知她们两个,让她们去找你。”
  “好,告诉她们,我在办公室等她们。”
  二狗说着,就挂了电话。
  然后心里就开始痒痒了起来,脸上带着一抹YD的笑容。
  眼睛一翻,一个完美的谎言已经在心里诞生了。
  “不是哥无耻,哥只是在教导你们要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女人怎么能喜欢女人啊,这不是太浪费啦。”
  他心里说道。
  二狗这辈子最讨厌的事情之一就是女人喜欢女人,因为他感觉女人本来就不多,女人再喜欢女人的话,太浪费了。
  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男人喜欢男人,因为他感觉这样的话,就能少两个光棍,也能多两个人有机会找到媳妇了。
  肖木的办事效率很高,加上人对政府的敬畏心理,不到一个小时,两个女人就想跟着来到了他的办公室。
  “呀,你们来了啊,那个王芳啊,你先把门给关上吧。”他说道,然后就打量着着眼前这两个勾肩搭背的女人。
  王芳今年二十六了,是镇子东头一个叫田宏的媳妇,不过那个田宏是个残废,但是人家家里还算是有钱,日子过的还算可以。
  孙美的年龄就大了,三十二了,有一个女儿都三岁大了,丈夫在县里的工厂上班,常年不回来。
  二狗很快就从她们的脑袋里得到了她们的详细信息。
  这两个女人今天一个人穿着花布棉袄,黑布裤子,乌黑的头发随意的绑在脑袋后面,脸蛋看上去还算清秀,衣服包裹的太严实,看不出身材,不过屁股却高高翘起,让人浮想翩翩。
  另一个则是穿着一件皮衣,也是黑布裤子,头发编成了辫子,挂在脑袋后面,脸蛋上长了点麻子,不过总体也还算清秀,能看的过去,在镇子上也算得上是个美女了。
  “王镇长,你叫我们来究竟是什么事情啊。”王芳关上门,就一脸紧张的看着二狗问道。
  “哪个狗娘养的的王八蛋敢举报我们啊。”孙美的脾气则是要火爆的多,脸上带着愤怒的神色。
  二狗看到她们这个样子,立马就摆摆手,站起来说道:“好了,你们也先不要着急,不要紧张。”
  说着,就走出来拿了两个杯子,放在会客的茶几上,给她们一人倒了一杯水。
  “坐,先坐下,先喝杯水。”他说着,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其实吧,你们的事情如果放在国外的话,算不上是什么大事,只是在小风镇,你们可就犯了大忌讳了。”
  他说道,叹了口气。
  “我虽然不知道是谁把你们给举报了,但是,既然我知道这个事情了,就不能不管,不然的话,别人万一把这个事情小题大做了,那你们不是麻烦更大了啊。”
  听到他的话,顿时,刚刚坐下准备喝水的王芳和孙美都愣了一下,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了一阵恐慌。
  她们也十分清楚自己两个人的事情如果泄露出去的话,会有多大的影响。
  “王镇长,我们,我们。”王芳顿时就站了起来,眼神里带着慌乱的神色,手不断的捏着手上的杯子,语不成句,显然是紧张的。
  二狗顿时笑道:“好了,先喝水,不着急,不着急,你们放心,既然我把你们叫到了这里,就决定要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你们放心,这个房子的隔音效果很好,即便是你们在房子里亲热,外面也听不到。”
  “我们,我们其实什么也没做。”孙美也站了起来结巴的说道。
  说着,看到二狗看她,顿时就把手上杯子里的水给喝干净,把水杯放在了茶几上,眼神里带着紧张的神色。
  “还请你,不要把这个事情给说出去,不然的话,我们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了。”她说道。
  二狗看到她们两个都把放了神仙药的水给喝了,这才露出一抹不经意的笑容,冲着她们摆摆手说道:“好了,先别着急嘛,我说了会帮你们就会帮你们的,放心吧。”
  他说着,坐在了她们边上的沙发上。
  “这个事情其实解决起来也简单,别人举报你们两个是拉拉,你们都喜欢男人不就是了啊,当你们和男人在街上走路的时候,谣言自然就不攻自破了嘛。”
  听到他的话,顿时王芳和孙美都愣了一下,然后都纷纷叹了口气。
  然后王芳说道:“王镇长,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就不瞒你了,说句很羞人的话,其实,我也不是那种没脸没皮的女人,可是,我这个年龄了,也是有需求的,可是我那个男人,哎。”
  她说着,就低下了头叹了口气。
  “我那个男人,基本上是常年不回家,在外面兴许都有其他女人了,我也管不到,我这么说吧,我和女人在一起乱搞,总好过和男人在一起乱搞吧。”
  二狗顿时就被她的彪悍给弄的愣了一下,然后灿灿的一笑,说道:“咱们现在先不讨论这个话题,好不好,太过露骨了,我只是在说,哎,我都不知道我要说什么了。”
  他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我的意思是啊,也不是不让你们在一起互相安慰,只是,以后找个安全的地方,再亲热。”——

评分
相关推荐

提示:为了您能够顺利的找到本站,请牢记

http://www.kp91zx.cc

请不要忽略该提示,这将意味着您将可能无法找到通往本站的地址。


免责声明 || 广告合作 || 意见反馈

已运行1 年 84 天 0 小时 52 分钟 33 秒

所属·美国·华盛顿 网站地图